君行

君命如笃 必以身行

钟意

可能私设如山。
根本不是occ了,完全是我臆想出来的崽。
不明属性的大天狗大人*想的特别多的妖狐
以及可能连大纲文都算不上。
----------------------------------------------------- 1) 妖狐喜欢坐在庭院里的那颗樱花树下,看花开花落 ,落英缤纷。 他是寮里的老人了,他是晴明抱回来的第二个妖怪。 他不喜欢小孩子 ,却带大了半个寮的妖怪们。 再后来 ,小妖怪们长大了,风华正茂了。 晴明也抱回了越来越多厉害的妖怪。 他再也不用在大蛇面前护着这一群小妖怪们,不用每天打达摩喂给他们吃了。他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挥霍,妖怪 他老了,但他还是那样,停留在他最好看的年纪,额上的一抹鲜红配着他那双桃花眼,着实叫人惊羡。他爱扮成人间书生样儿,爱执着把扇子,身上落满了黛粉的花瓣,看着从小带大的小妖们嬉戏打闹,看着鲤鱼小姐姐和河童、阎魔大人和判官甜甜的谈着恋爱,还有鬼使那对兄弟上演着骨科大戏。精彩处常常以扇掩笑,笑得开心。 都说狐狸妖艳善魅惑人心,可他好像是个异类。 不爱调戏寮里的小姐姐们,也从不在人世间惹下风流债。 2) 妖狐喜欢去百鬼夜行。 连晴明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热衷。 这个寮里,只有雪女和萤草敢问。若是常人,只怕平常和颜悦色的他要板起脸来不理人。雪女是他唯一的前辈,萤草是他很早就带大的孩子。他和她们的关系熟络的很。但是他还是不说,只是歪着头思考了很久却一言不发。每次都这样,气的雪女和小草到懒得问。 每一年,每一次的百鬼夜行,他都会去。 他去看他喜欢的人。那个带着奇丑无比的面具,还有一对黑色的羽翼。那是大天狗大人。 他见过那个面具下的真容,在大人无数次吻他的时候。 他是个狐狸自然喜欢美色,但是他只喜欢大天狗大人,喜欢到坚信到大人必定是小生命定之人。 若不是怎么办? 一见倾心,还能怎么办。 这可惜,这份爱恋也就只有每年放出去的莲花灯知道了。 百鬼夜行的那个大天狗不是他爱的那个,世间有千千万万的大天狗,但他只钟独他一人。 他的大天狗大人被关在了御魂塔里生生世世。 3) 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塔里,阴暗潮湿的环境,让初次闯到这里的妖狐拿着扇子掩鼻不已。 小生还是喜欢阳光好一点的。他这样想。 和他一起的只有雪女和萤草。 下一秒,他就看见了那个奇丑无比的面具。 那时他还没觉醒,扮不了风流倜傥的人间书生样儿。 脸上还严严实实地捂着面具。 小生的面具好看多了啊。 对面是个大妖,哪怕被压制着,本质上也是个大妖。 三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们哪里打得过。 这仗自然败了。 他越来越热衷跑去塔里,一是因为好胜二是实在好奇带那么丑的面具的妖是到底长什么样。 一来二去。大天狗虽冷淡,但在这漫长岁月中有妖能陪陪自己还是挺知足的了。所以很快他们便熟了。他会缠着大人给他吹笛子听。他所有的闲余时间都个大人在一起。 还是少年心性的他总爱去吓吓大天狗大人。 那次,大人正在坐在那儿阖眼闭目养神。面具虚虚地扣在脸上。 他呼地吹着气。 面具就那么巧的落了下来。 他就看到了大人的真容,和大人的嗓音一样帅气。 这一看扯出了万千情愫。 他知道了那人是黑晴明,他主人的死对头,的追随者。后来被晴明关在这儿了。 他知道不该喜欢,可是喜欢又是哪里能控制的。 4) 妖狐爱听大天狗大人吹笛子,笛声悠扬婉转缠绵不绝。 他爱看着大人吹笛子的样子。 满心的思绪随着笛声,余音袅袅,缠在心上。 他有些困,双眼阖上。放任自己靠在大人身上,闻着心上人的气味,安然入梦。 他有些累,寮里的小妖们还等着他,带回去晚餐。他是晴明大人满心的希望。他一直想他要担起这个寮的责任,照顾好小妖们,不辜负晴明大人。 他的心里开始萌芽一种难以言说的想法,他想留在这儿,陪大人一起度过余生漫长时光。他不喜欢阴暗,但他心上人在这里。他想留下来。 梦里,那棵长了很久很久的樱花树,花瓣遍地,风动一山春色。 他和大人坐在古老的枝桠上,大人在他耳旁亲昵,舔着他的耳朵,轻轻唤他的名字。小狐狸,小狐狸。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他有些怕痒,咯咯的傻笑着。 他想,要是能这样就好了。要是能和大人一直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他偏过头,缓缓凑上去,亲了亲大人的嘴角。 大天狗大人。他唤着。 我喜欢你呀。 崽喜欢你。 小生对你的喜欢自太古至永劫。 意似痴 ,心如醉。 5) 梦是要醒的。 迷迷糊糊,妖狐蒙松着眼睛,偷偷地望向大天狗大人。 大人还在沉睡。 他迷恋大人身上的味道,像梦里那般,埋在大人的肩上。 而后小心翼翼的抓住大人的手,十指相扣。 闭上眼,假寐。 嘴角上翘,抑不住满心的欢喜。 他感觉大人在缕他的耳朵,痒痒的,耳朵动了动。 妖狐,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他听到了大人的话,乖乖地抬起头。 看着大人近在咫尺的脸庞,脸红着透上去,更近了。 大人,小生喜欢你。他想着,却还是葬在了心里。 心里有座坟,坟里埋了数不清的情愫。 妖狐,回去吧。大天狗大人盯着他的眼睛,低沉地说道。 大人!他有些紧张,抓着大人的衣襟,满是慌张。 为什么要赶我走。 为什么要赶我。 为什么。 他睡下眼,松开了衣襟。 也许是因为大人不能接受,也许大人只是不喜欢他而已。 有些问题问出来也是无解。 还不如烂在心里。 原来真的,梦极必反啊。 想和大人一起度过漫长岁月。终究就是想想了。 大人,小生愿您找到如意之人。说完他转身走了。 身后有低低的声音,妖狐妖狐。 他也许听到了,也许没有。 6) 从此以后,妖狐每次遇到这一层,总是绕过。 雪女不解,却也没有多问。萤草好奇,可得到的总是沉默。 他其实后悔的,若是当时死皮赖脸的留在那儿,或许会不会不一样。 或许会或许不会。 可世上那么多选择,别说一念成仙,一念入魔了,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举动都决定了不一样的路。 但他同样相信,命运指的终点是一样的。 大人,有缘再见。 等小狐狸变的更强了再来找你。 带你离开万丈深渊。和小生一起。 似是下了决心,所有人都觉得妖狐有些不一样。 依旧缄口不言。 一封封的书信 是情书 是心里化不开的思绪 也是寄不出去的尺素。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7) 渡岁月长河。 寮里有了最会带孩子的姑姑。 妖狐自然是得了清闲。 后来,晴明大人抱回了只小奶狗。 妖狐自打一眼看到,就移不开了。 大人… 很久不曾翻阅过的书信上,火苗肆无忌惮的吞噬着曾经满心的怨会憎、求不得。 再后来,妖狐常常不在院子里。 他徘徊在御魂塔的门口。 不进去。 在塔外的枝桠上坐着。什么也不干。 他还是怕的,怕再一次被拒绝。 大人,您的心里真的没有小生吗。他痴痴的。 最后还是没进去。 浮生一场大梦,还是不发生的好。 不想梦醒来,是彻骨的心痛。 庭院里的樱花树,没有开败的季节。初雪纷纷扬扬。 他在走廊上坐着,一盅小酒,喝的是缠绵。 酒不醉人人自醉。 黑色的羽毛纷纷扬扬。 妖狐眼前一黑。有人遮了他的眼。 耳旁感受到了温热的气息。 “小狐狸,醉在我怀里吧。” end。